Posted in 生活笔记文章资讯日常梦呓

玩玩文具的周边吧~

这次的文章是真是的水文啦(hhh~),那么各位小伙伴就凑合着看一看这一次的安利水文吧!今天要介绍的不是文具而是文具的周边。

相信大家买周边都已经买非常多了,动漫的影视的爱豆的……但是很多人不知道,其实文具也有周边。尤其是在日本这样的文具大国,很多品牌是日本的“国民品牌”,也就是说,在日本人的生活里,有一些文具是从他们小的时候贯穿到现在的。

举个同类的例子,比如说对中国的80后来说,“旺旺”这个品牌现在就做出了非常多的延伸周边,因为这个是属于一代人的记忆(我还记得我小时候过年要买旺旺大礼包233333333)

但是由于中国的文具起步比较晚,并且现在也没有什么特别产业化的规模,大家还处在摸索阶段,所以中国的品牌周边基本上为0,就算是有,估计也没什么人买…………认同度还没有那么持久和普遍,但是日本很多文具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品牌周边,我们可以先买点他们的,再回头发展自己的嘛!

那么,文具的品牌周边去哪里买?我推荐三种方式:

第一种:扭蛋机

去过日本旅游的朋友可能知道,在日本,满大街都是扭蛋机!!!三步一岗五步一哨,基本上你走在商业街,走不到50米就会看到有一家专业卖扭蛋的店铺或者一大群出来逛街的扭蛋机(并不是)

扭蛋机太多的坏处就是,非常容易看花了眼……根本就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买,或者根本找不到自己的关注点在哪儿,而且还有一个很坑的点就是:很多扭蛋机是限定的………………也就是说过了这村没这店。

我记得非常清楚,有一次我在冲绳旅游的时候想买一个虎鲸的扭蛋,当时因为身上真的是任何一个符合条件的硬币都没有剩下(扭蛋机基本就收100和50的硬币),又懒得下到商场一层的柜台去换钱,就想以后碰到再买吧,结果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那款虎鲸扭蛋……一直怨念了好几年…………这件事情也提醒了我,以后看到什么扭蛋喜欢的话,当场就要扭,绝对不能错过!!!

扭蛋机里有很多文具周边,比如图里的这款卷笔刀,是CARL最著名的产品之一,也是畅销日本几十年的经典款式,旁边小的这只就是扭蛋机的玩具,尽管只是一个钥匙链,但做得特别精致,手柄居然也是可以转动的!

并且在这么小的尺寸里做出了非常逼真的原尺寸漆面的效果,可以说是我所有文具周边当中最喜欢的一个,暂时没有之一

这张纸就是通常叫做蛋纸的东西,基本上是阐述这系列扭蛋的设计理念、介绍其中的一些背景常识、展示本系列扭蛋所有图样,可以看到这些扭蛋当中还有NICHIBAN的胶带台、三菱的POSCA油漆笔等等,都是我们常见的文具,很亲切有没有

下面这只小猫从正面看起来仿佛就是一只正常的猫,但是从侧面看……

他可以有这么长!

不但有这么长,还可以更长……

这是一款兼具一点点实用性的扭蛋,因为扭蛋机的受众很多是小孩子,所以这款文具周边是给小孩子插铅笔用的,因为小孩子的铅笔很容易用钝,所以这款猫的笔插可以让你把铅笔两边都削出来。

说实话,这个功能其实是没有什么太大实用性的,也就是说,如果要论使用功能,你能从正经文具里找出无数代替它的东西,但它毕竟只是个扭蛋,能做成这样就已经觉得很好玩了……要求不能太高

从蛋纸上,我们可以看到还有很多种小猫,可以选

这条咸鱼是我曾经发过的

也是在日本旅游的过程中,偶然看见有一个扭蛋机上画着笔袋,就去扭了。

(目前在装盘发工具啥的,因为最近每天都从库房跑步回家锻炼身体)

从照片里应该可以看出来,这款扭蛋机的笔袋的质量相当一般,但是扭蛋机玩具玩的是随机嘛,就是那种抽福袋的快乐感,如果是为了开心和新鲜的话完全可以买,但如果是为了很好的质量以及特别长时间的使用,那么我还是建议你购买正经的笔袋……当然啦,正经笔袋的好玩程度就没有这么大,鱼和熊掌不能兼得。

小黑猫的这款扭蛋就是一个单纯的摆件,也是扭蛋中绝大部分的形态

这款我本来想扭便笺小猫的,但是没有扭到,但很惊喜的是,我最开始真的没有意识到这个小黑猫在干什么,拆开一看顿时觉得可爱疯了…………

这也成了我们店铺产品万年日历贴纸包装的思路(感谢扭蛋机)


从上面看一下

这种扭蛋唯一缺点就是摆放起来真的比较占地方啦


给大家看一下全系列

我本来想抽左一的小白猫的,实际拿到的是左4

===

这里衍生出一个问题:如何从扭蛋机里拿到自己想要的款式?

特别欧的人就去扭吧,没啥说的

特别非酋的看第三部分介绍…………

介于非酋和欧皇之间的:有的扭蛋蛋壳是透明的,如果你时间充足,在机器旁边研究一下下层的剩余,判定款式(毕竟最顶上那个不可能掉下来对吧),如果碰上蛋壳全遮蔽那就没办法了。但是日本的扭蛋机有一点比较透明,就是款式配比比较稳定,基本都一样的,不太会出现一个机器里全是某两个款式这种天坑的操作,但是部分隐藏款就看个人运气了

第二种:品牌合作


这个就不多说了吧,地球人都认识………………

优衣库最近几年合作了很多品牌,今年文具终于有姓名,选择就是国民橡皮MONO,感觉也是合情合理,而且优衣库合作款式的好处就是,我买得起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口袋这里做工还是很细的,白色橡皮部分是印刷上去的(旁边那个橡皮是真的啊,我摆的233333333)

第三种:随机以及万能的淘宝

这种获得方法听起来有点欠抽,但是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

比如:


比如这款mono的挂坠,就是我在马云家乱逛的时候发现的……背后写着非卖品,所以属于可遇不可求的东西

包括一些街边的扭蛋机,真有可能就是商场休息区里一大群机器中间夹杂着一个你的最爱,你可能没在那儿休息,也可能休息了没看见它,总是,就是运气。

说真的,东西本身也没什么珍贵的,但是就是看到了很开心,作为一个文具er,有了这种小小的开心,玩文具的动力就更足了,仅此而已

以及,马云家有无数扭蛋店铺(不要问我地址,我说了无数就是你随手就能搜到),提供挑款服务

什么意思呢,就是说你准备好钱,想要哪款就要哪款不用去扭了。

当然,肯定要比你直接把钱放在扭蛋机里贵一点的啊,扭蛋机差不多是200-400日元一次吧,但是马云的分好款式的扭蛋基本上都是25-35元一个

不过,文具er占了一个冷门的便宜,那就是,我们喜欢的这种文具扭蛋并没有什么人要买23333333333333,基本上十几块、二十来块就能挑款了,部分隐藏款可能需要捆绑或者高价,因为隐藏款数量少,也可以理解,而且现在很多扭蛋店铺都是开预定的,你提前半年就可以去预订喜欢的文具扭蛋了

好啦,今天这篇就这么多内容

不玩文具就玩文具的周边

总要找到一个玩的东西才快乐233333

Posted in 生活笔记电脑教程文章资讯代码笔记

自定义鼠标指针安装教程

鼠标指针安装教程
  • 写在卷头的话

话说你看到这个标题会不会感到惊讶呢?为什么这样的博客会写这样的教程文章?不瞒你说,咱这样写生活笔记的博客写如此简单的教程确实有些不当,不过这是因为我最近看到一些网页上面都在使用自定义的鼠标指针,不过我只是一只小小白,并不会在网页上添加这些美化网页的东西,也不想添加这些东西让网页看起来稍微有点花里胡哨。于是乎,我将自己的电脑自定义了一种鼠标指针,并且我想把这种方法分享出来(虽然真的特别简单)。那么下一篇文章我将写一篇关于怎么自己绘制电脑鼠标指针,敬请期待吧(*❤ω❤)!

  • 开始食用教程

从一些大型的电脑美化网站中下载下来的鼠标指针基本都是360压缩包,需要解压。一键解压后,里面都有一个.ini或者文件类型为“安装信息”的安装文件(每个网站的安装文件名称是不同的,这里以漫锋网的鼠标指针安装包为例),如下。

鼠标指针安装教程

右键此文件,选择安装。

鼠标指针安装教程

然后会自动弹出鼠标设置面板。

鼠标指针安装教程

如果没有弹出鼠标设置面板可以在桌面右键,点击最后一项“个性化”。

鼠标指针安装教程

接着左侧选择主题,右侧选择鼠标光标。

鼠标指针安装教程

最后在方案里面找到你刚安装的鼠标指针,点击“确定”就大功告成啦!

鼠标指针安装教程
  • 巨大惊喜大放送

备注:这里附上一个精美的鼠标指针主题包,名为透明星星玻璃鼠标指针,十分精致美观与小巧,以下给出这个指针的预览图。

指针.jpg

Posted in 文章资讯

【原创小说】结缘初恋

“如果有来生,我宁愿你不是我的弟弟。”

“既如此,那你为什么会爱上我?”

“爱就爱了,无须回答。”

“如果有一个人,能够爱上你,那么我的死,也是值得了。”

“从一开始,我们就错了吗?”

……

他身负重伤,他退到一个比较隐秘的山洞,这山洞似乎已经封闭多年,潮气严重,浓浓的植物腐烂,令他皱眉不已,擦了擦嘴上还残留的血渣,轻咳几声,依靠着一处洞壁,他斜躺在那儿,白皙的肌肤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淤痕,嘴角边一丝血迹,左手更是异常的扭曲,修长的手上一道深痕,皮裂开了,可以看到里面粉红的肉色。俊气的脸庞上一处鲜红格外明显,鲜血从那里留下,触目惊心!一直蜿蜒入锁骨深处,原本的衣裳看不出是红还是……血!听着渐进的脚步声传来,似乎是走不出去了呢,他苦笑一声,握紧了手中的玉佩,他的心中,还有牵挂。

“快,抓住那个人,敢刺杀我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随着远处的咒骂声传来,,、叹息一声,姐,如今弟弟要先去一步了吗?只希望你不要被家仇羁绊,找个好娘家,便嫁了吧。似乎是已经下定了去死的决心,他开始试图的挣扎站起,就在这时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传来。

“夫君不好好休息,怎可屈尊到这荒野郊外来了。”

“哎呀呀,是夫人呀,夫人怎么也跟着来了,我在寨外喝酒,不想却有人想刺杀我,被我打成重伤,不知跑哪去了,这不正带人去追吗。”

“夫君你这一去不归,可让奴家好生担心,再说今日可是你我大喜的日子,夫君你要再这样,如家,奴家可就不依你了!”这声音虽然娇声娇气,可他在洞内却是听得一清二楚,姐,他语音颤抖,声音极微,差点就喊出声来,他低下头,手中的玉佩握着更加紧了。

“哈哈哈哈,好好好,夫人说的是极,我等莽汉,差点误了夫人,这就过去赔罪。”

远处的身影渐渐模糊,他挣扎着站起来,扶着洞壁,慢慢走了出来,看着远处,喃喃自语了一句:“是姐姐么,你又……何苦如此。”

他与她本来就是一对苦命姐弟,靠着洞壁,他慢慢开始回忆起来。

 

三年前 林宅

“小姐,小姐。”门外传来丫鬟的声音, “哎呀,哎呀,我知道了你们别烦我啦!”屋内一个有一个小傲娇的声音传来,从屋内看去, 一身碧绿的翠烟衫,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,身披翠水薄烟纱,肩若削成腰若约素,肌若凝脂气若幽兰。娇媚无骨入艳三分。 看她折纤腰以微步,呈皓腕于轻纱。风髻露鬓,淡扫娥眉眼含春,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,樱桃小嘴不点而赤,娇艳若滴,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,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,几分调皮,几分淘气,一身淡绿长裙,腰不盈一握,美得如此无瑕,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,真是人间难得的美人儿。

她轻轻的从梳妆台取下一盒胭脂粉,这胭脂粉是极少的稀有,也就只有塞外才能遇到这么一盒,她轻轻的在脸上擦了擦,半响,这才推门出来,看着几个有点着急的小丫鬟说道:“哎呀,我出来啦,什么事情啊!”

“小姐小姐,少爷回来啦!”旁边一个丫鬟激动的喊道。

“瞧你一脸的花痴样。”其中一位丫鬟打趣道:“小姐,听说少爷现在在老爷哪里,说是又给你带来了稀奇玩意儿。”

她扬起嘴角,露出满意的笑容,“走,我们去看看去。”

刚走进客厅,她就发现了一个半跪在地面上的黑发男子。那是一个极美的男子,长眉若柳,身如玉树,上身纯白的衬衣微微有些湿,薄薄的汗透过衬衣渗出来,将原本绝好的身体更是突显的玲珑剔透。长长的黑发披在雪白颈后,简直可以用娇艳欲滴来形容。一个男子能长成这样,也是天下少有。

“弟弟,你这是做什么?”她赶忙想搀扶那黑发男子,不曾想那男子轻轻挣脱开她那洁白无瑕的玉手,摇了摇头,淡淡地说道:“姐姐还是一旁看着,我犯了错,就该受到惩罚。”

她急的都快流出了泪,拼命摇着那黑发男子,“你说呀,你说呀,究竟发什么什么?”

“我”黑发男子欲言又止,终究还是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。

“潇儿!”一声比较粗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“你且让他跪着,我都劝不了他这倔脾气。”

“爹爹”她急忙拥了上去,一脸的泪眼汪汪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,“弟弟他犯了什么错了。”

“只是押运的货物被路过的强盗劫持了而已,我一直在劝他,这小子就是不听劝,也罢,你来了,你好好劝劝你这个倔脾气弟弟,过几天就是中秋了,我去找人张罗一下。”中年男子爱抚着摸了摸她的头,对着黑衣男子的背影说了一句:“只是货物丢失而已,你不必自责放在心上。”言罢,中年男子转身便走出了客厅。

听了爹爹的一堂话,她似乎心有了定计,于是也同他一起跪了下来。

“小姐,小姐不可,”几名丫鬟连忙劝道。

“哎呀,你们别烦我。”她还是坚定的跪下了,却把一旁的青年,好似给惊到了。

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黑发青年不解的问道。

“弟弟丢失货物,也算我这个当姐姐的一份,你跪到什么时候,我就跪倒什么时候!”她一脸坚定着看向他,眼中一脸得意。

他轻轻的摇了摇头,果断着站起身把她扶了起来。

“这就对了么,你看爹爹都没责怪你,你责怪自己个什么劲呢!”她一脸嬉笑着看着他。

“姐。”他突然沉默着来了一句。

“哎?”她好奇着看向他。

“中秋晚上我们去望月山看月亮吧,好久没去了。”他说道

“好啊好啊,也是呢好久没去了”她开始怀念小时候,每到中秋他们总会去望月山看月亮,如今弟弟有了担当,主动替父亲承担货运,见面也渐渐的少了,现在好不容易到了中秋,又可以一起看月亮了呢,她开心着想着。

中秋佳节,本就是团圆的日子,如今,徐府正张灯结彩,设宴邀请附近的百姓一同参加,更是邀请了知名的剧团来演出,而这时,她与他并不在徐府。

 

望月山

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在望月山上看月亮了,他抬起头,静静地望着天空,那天边的圆月照耀着望月山,给望月山染上了一层银色,她依靠在他的肩膀,却是不发一言,“你怎么了?”他好奇的问道。

“听爹爹说,中秋过后,你还要去押送货物。”她的表情有点忧伤。

“姐,都这么大了,怎么还是这幅样子。”他感觉有点好笑,继续说道:“我得为爹分担一点,不是吗。”

“可是押送货物很危险的呀!”她有点着急的说道:“而且我已经好长好长时间没看见到你了!”

“姐,爹真该给你找一个如意郎君嫁了”他打趣的说道。

她有点生气的站起身,盯着他,脆生生地说道:“哼,我才不嫁呢!”言语当中竟然有点委屈。

“好好好,不嫁,不嫁。”他也站起身,望着她说道:“走吧,这时候月亮看完了,回去吧。”

“好!”她有点开心的拉住她的手:“我们走吧!”

他有点好笑的摇了摇头,与她一同前往徐府的方向。

徐府

“哎呀徐员外,真是别来无恙啊”

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那被叫做徐员外的中年男子也连忙拱手,“张大人能莅临寒舍,真是令鄙人的小宅蓬荜生辉。”

两人稍微客气了一下,那被叫做张大人带着几个身后侍卫,进入了那宴席当中,被一旁的接待的家丁请到了一旁的贵宾席上。

“姐姐,今晚的月亮真圆。”她与他两人走在他们小时候经常走的林间小径上,他难得的感叹了一声,毕竟自从他掌管货运以来,再也没有像今日一样,想起小时候,就满是憧憬,尤其身边还有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姐姐。

就在这时,他们的身后,传来激烈的马蹄声,他事先感觉不妙,慌忙抓住一旁的她,将至牵引到自己怀里,随着马蹄声的越近,他也总算看清楚了那群人的真面目。

“看什么看,不知死活的东西!”随着咒骂声远去,他愈发越觉得不对,而她被这突然的袭击,只觉得自己就像小鹿乱撞一样,她感到羞涩,可是一想到这是她弟弟呀,觉得也没什么不对。

“不对,出事了!”他松开怀中的她,突然握紧了她的手,极其不稳定的说道:“那伙山匪我记着,好像是格达山的山匪,但是他们去的方向是咱们徐府,这伙山匪杀人不眨眼,徐府极有可能会遭遇不测,我们快去徐府!”

她“啊”了一声,便被他牵着快速的一路小跑,跑了半响,终于看到的徐府,可是他们看到徐府喊杀声震天,哭声不断传来,随后越渐虚弱,“爹,娘!”她何曾见过这个场面,听到徐府那边喊杀声传来,当下情绪立马失控,努力挣脱,却被他反手抱住,。

“你干什么,你放开我!”她想挣脱开他的手,但却被他一把抓住,“姐,你听我说!”

“我陪你一同进去,但是别走正门,我们从后门进!”他牵着她的手转身绕到了后门。

刚准备进去,后门却是被人撞开了,后面还有几个侍卫好像搀扶着一个人,只听那人急促着催道:“快走,快走,哎呀呀,可倒了大霉了,真是晦气!”

那被抬着这那人也看到了他们两人,也着急着喝道:“那两个小娃儿,快走快走,别在此地逗留,里面有要人命的山匪!”

那人似乎是额头上沾了点血,几个搀扶的侍卫也显得惊慌失色,着急忙慌也不知道跑的是哪个方向,就一路抬着走了。

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,推开后门,浓厚的血腥之气传来,她跟在他的身后,两人到了他们小时候经常一起玩耍的院子,院子里到处都是血,听到院子里的哭声传来,虽然断断续续,但是他听出来了,这是自己的生母,“娘!”她尖叫一声,却被他一手紧紧捂住她的嘴,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,眼眶已经没有了知觉,他和她躲在了院子一旁的密林里,紧紧的按住她。

彭的一声,门被撞开了,一个头颅被踢了出来,这头颅,正是他的生母,她想叫又不能叫,只听那屋内传来一声粗犷的声音:“真是晦气,这婆娘的屋子里什么都没有!”

那人出了屋子,手中凛冽的大刀沾满了鲜血,轻轻一甩,那刀上的鲜血不偏不倚正甩了他一脸,他不发一言,紧紧着盯着那人的面庞,手里死死抓住不再挣扎的她,那人并没有发现他们,只是用他那沾满鲜血的双手,在一旁的金银珠宝上摸了两下,满意的离开了屋子。

而这人的全过程,都被他们姐弟两人看到了,他已经知道此刻这个时候,最先就应该保住他们的性命,用力的一切她那洁白的脖颈,她只觉得两眼一花,便昏了过去,他背着她,悄悄的离开后门,放在门前,又把后门合上,背着她朝着相反的方向逃去。

……

她醒了,弟弟不在身边,她睡的是草席,脸边的泪痕已经被擦去,这个地方好熟悉,她勉强站起身,这是一处木屋,很古老了,身子还有点虚啊,她的叹气声引起了四周的响声,听到远处渐渐逼近的脚步声传来,她竟然觉得有些害怕,蜷缩在木屋上的一个角落,紧紧着抱着头。

“姐”他端着鱼汤进来,却看到了眼前这一幕,慌忙放下鱼汤,赶忙扶起她,着急着问道:“,你没事吧,你有没有受伤?”

“你,你是谁?”她挣脱掉他的手,有些惊恐着望着他:“你别过来,你别过来!”

“姐!”他这一声何止是撕心裂肺,他紧紧抱住了她,“姐,如果你失忆了,那就永远失忆吧,但求你再也不要醒过来!”

也许是再也忍不住了,他居然足足抱了一个钟头,听到怀里的呜咽声渐渐的弱了,这才叹了一声,我给你煮鱼汤去。

“我是谁”,她望着他的身影,痴痴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“你是我姐,在我心中永远无法代替的位置。”他突然这么说了一句,望着她,眼神里全是哀伤。

“姐姐?”她歪着头,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,甜甜一笑。

他把她缓缓扶到了床上,又贴心的盖好杯子,安静着望着略微有点虚弱着她:“不要乱跑,我去吧鱼汤热热,给你温补一下身子。”

她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,从被子里探出头望着他,说道:“你也不要哭哦,我听娘亲说,男孩子是流血不流泪的。”提到娘亲两个字,她的神色哀伤了一下,不由得握紧了手里一直握着的玉佩。

“好了好了,不哭,乖,等我”他哽咽了一下,但却极其艰难的对着她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他转身走了出去,却是没能再哭出来,他狠狠的一拳捶在树上,那流出的鲜血也浑然不觉,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父亲母亲,孩儿一定会为你报仇的!”说话间,他拿起怀里一直带着的玉佩,这两块玉佩能拼合成一整块玉佩,当年父亲母亲将这玉佩掰成两半,一块给了他,一块给了她,他望向木屋正在熟睡的她,又放在了怀里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他又做了一碗浓浓的热鱼汤,走进了木屋,推开门,鱼汤的香气瞬间遍布全屋。

“鱼汤好了,来喝。”他轻轻的叫起她,她伸了一个懒腰,“唔,好香啊!”

她开心地接过他递过来的鱼汤,狠狠的喝了一口,却是被呛到了,咳嗽了几声,“慢点喝,不着急。”他轻轻的拍打她的后背,仍旧还是不太放心,接过她正在喝的碗,取出一枚勺子,舀了一口浓汤,靠在嘴边轻轻的吹了吹,这才送到她的嘴前,一口一口喂着。

“你的手……”她举起那葱白的小手指了指他的手掌,他一回头看到自己的手受伤了,已经结疤,他轻笑一声:“那是抓鱼的时候不小心弄得。”

她哦了一声,却是不再说话,而是盯着手中的玉佩发呆。

“你先休息吧。”他轻叹一声,收拾好一旁的碗筷,给她盖好单薄的棉被,望了一眼愈来愈冷的天空,这才说道:“我去拾点柴火。”

他转身走了出去,去四周拾了干柴,这里是他们小时经常玩耍的小院子,也是徐家存放粮食的地方,这里位居深山老林,旁边还有水沟,能钓到鱼,倒也不至于饿死,林子里也有野猪兔子,只是因为照顾她,才没有去打猎。

对于父母的死,几天前他就打听清楚了,是一伙极其难缠的山匪所为,这伙山匪所居住的山,山势险要,官府曾几次围剿,却都惨遭失败,这也是这一代山匪猖狂的主要原因所在。

等安置好了姐姐,再去报仇不迟,他摇头叹了一气,起身离开,走到木屋的时候,听到极其微弱的声音传来“冷….冷…我冷…”。

他暗自着急,急忙赶过去,发现她扯着被子正瑟瑟发抖,他立即紧紧着抱住她,发现她全身都是凉的,唯有额头热的发烫,“莫不是染了风寒了?”

他抱起她,她紧闭着眼,双手死死地抱住他,久久不愿分开,他抚摸着她的一头秀发,直到她在他的肩上沉沉睡去,他这才松手,静静的给她盖好被子,摇了摇头,将四周的干柴堆积点起。

 

三年后

姐姐的病情还是没有好转,这三年他去过很多地方,但是还是回来了,他始终放不下自己的姐姐,这天,他打听出来了,这伙山匪的行踪路线,以及如何加入他们,他等了三年,他知道自己一个人和这帮山匪斗,无疑自寻死路,但是,他不得不这么做,杀死他们父母的山匪头子,为人心狠毒辣,打着劫富济贫的名号不知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。

“弟弟回来啦,吃饭吧。”刚刚打了几只野兔的他一脸微笑着望着他面前的女子,虽然一身素衣,但是那身气质,却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,这是他的姐姐。

他把一旁的野兔放在一旁,用清水洗掉刚刚沾染的野兔的鲜血,走到饭桌上,姐姐在这三年前学会了做饭,而且手艺特棒,他闻了一下,非常满足的说道:“姐姐,你现在可是越来越像贤妻良母哦。”

她轻轻的哦了一声,递过来一碗米饭,嗔道:‘“吃饭,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。”吃了这一顿他就上山,他心想着,这件事情不能告诉姐姐,毕竟姐姐什么也不知道,要是能回来,我就陪着她,要是回不来,就找个如意郎君嫁了吧,正在想着,她却是从厨房里端过来一壶酒。

“姐,今天是什么日子,怎么还喝上酒了?”

“今天可是团圆节啊,你忘了么?”她有点嗔怒道,却是倒了一杯酒递了过去。

他接过酒碗,却是叹了一口气,是啊,今天是中秋团圆节,也就是三年前的那个时候,父母无辜被杀,徐家一夜之间被灭满门,也罢,过了今晚,就是祭奠父母的时候了,他斜视了一眼放在一旁的马刀,端起酒碗,灌了一大口,却是觉得有点头脑发胀,难道自己已经有点不胜酒力了么,不应该呀,他酒量很好的,他只觉得两眼发昏,眼皮打架,怎么睁都睁不开,扑通一声,摔倒在一旁,彻底昏睡了过去。

醒来时,已是黄昏,他摸了摸头脑有点吃疼的后脑勺,感觉四肢无力,他挣扎的站了起来,却是不见了姐姐的踪迹,这么晚了,姐姐能去哪里,先不想这么多了,只是他依旧好奇这酒劲怎么这么大,一杯就睡了这么长时间,这知道姐姐肯定会回来的,现在必须要出发了,他拿起一旁的马刀,还带了一些鹤顶红和一些毒粉。

 

格达山

他上了山,却是发现,山上的山匪们正张灯结彩,一问才知道土匪头子今晚要迎娶一位来自赵家的小姐,据说那赵家小姐美若天仙,和那土匪头子是一见钟情,硬是违了父母之命,要嫁给这土匪头子,他也是听说了这赵家,是三年前才来到这里的,靠商业丝绸起步,曾和山匪多次打过交道,不过每次山匪遇到赵家押货却是放行,他冷哼一声,想必这赵家也不是什么善茬,不过既然是这土匪头子和赵家小姐的婚礼,他也倒想看看,这赵家小姐有什么手段。

格达山不是想进就能进的,每个山匪在进山之前就要有一个投名状,他做到了,为了就是进了这格达山。

有几个小头目和他关系挺不错,平日里也没少喝酒,他努力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山匪,终于成功了,这些小头目对他完全没有戒心,他也从这些人打听到了当年徐家被灭门的原因,竟然是因为当年父亲买了一个花瓶。

眼下正在盛摆宴席,这个土匪头子,平日里极少出面,平时他都是与几个小头目打交道,后来叉子到这是那个土匪头子的习惯,天性怀疑,再加上手段狠辣,但唯独对待兄弟却是非常好,只是他不善与人交流,极少露面。

而如今,让他惦记了三年的人,杀害自己亲生父母的人,终于穿着一身的红袍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一挥手,那几个在他身旁的小头目像是明白了什么,纷纷开始招呼起来四周的客人来,他转身便打开山寨的一处屋子,那是赵家的小姐所在之处。

现在动手不行,他分析了现在的局势,还是对他不利,他悄悄的在酒缸里倒进了一些鹤顶红,他知道这些人中,来的不全是山匪,还有一些各地的富豪,如今他已经顾忌不了那么多了,先下手为强。

大概在酒席上吃了半个小时之后,周围的人终于有了反应,有几个已经倒下,他也佯装倒下,周围的山匪终于觉得不对了,开始大喊道:“不好了不好了,有人闯进山寨了!”

这一声何其震醒了所有人,山寨的门被推开了,山匪头子有些衣冠不整,但是从他的脸上看来,他很生气,他看向四周,已经有几人因为喝了鹤顶红的酒死了,“给我查,他肯定还在这里!”

“是!”所有的山匪一时间全部赶了过来,开始清点剩下的人,那土匪头子取出一枚银针,在一处酒缸里试了试,银针变色,他愤然举起酒缸,直接摔破,酒水散了一地,“给我查,查出他来!”而这个时候,他的距离正好在他的身后,好机会,他猛然抓住手里的那马刀,一道破空声传来,那土匪头子猛然察觉到了不对,身后一闪,竟是没有闪住,身上被划了一道口子,“竖子,尔敢!”他愤怒的声音传来,四周的小头目纷纷将他围了起来,他没有想到这土匪头子的反应这么快,不行,他可不想就这样死在那土匪头子手里,当下右手一包毒粉散去,拼命杀出突围,就在这时,他看到,那赵家小姐,在山寨那边看着他,只是月黑风高,火烛太暗,并没有看清真实面貌。

他总算是突破了重围,但却因此也收了重伤,就在逃脱的时候,那山匪头子给了他一掌。

…….

咳咳咳,他终于站了起来,手中的玉佩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,他要去找她姐姐,他姐姐就在格达山,他姐姐,就是赵家小姐!

就算是死,也不能让她死。

他艰难的一步一步的走,这时却听到了远处的马蹄声传来,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当年从徐府逃脱的张大人,马蹄突然止步,张大人从马上下来,看他一身重伤,却是唯独拿了一把马刀,而他去的方向,正是格达山。

“你干什么去?”张大人问

“格达山,找我姐姐。”他回答的简单,脚步却仍旧一步一步的走,张大人却是朝他一拱手,说道:“尚若朋友不嫌弃,和我一同前往那格达山,我等是奉命今晚去剿匪。”

“好”,他答应的爽快,那张大人却是给他牵了一匹马来,扶他上去,说道:“好汉,我不知道,你都受了这般重伤还要前去格达山,你姐姐想必对你来说 很重要吧。”

“是”他的声音极其虚弱,但是张大人说的没错。

总算是又到了格达山,但是格达山的山寨却是一片荒凉,所有的山匪,都无一幸免,全都死了,只是这火烛还亮着,他被人搀扶着下马,他挣扎开那几名侍卫的手,缓缓的走向那山寨的屋子,刚打开门,极其浓厚的血腥之气传来,赵小姐,不,他的姐姐,躺在血泊里,他将她拥在了怀里,而那个山匪头子,脖子被利刃所抹,早就没了生气,眼睛铜铃似的瞪着老大,死不瞑目。

“姐,姐”她倒在他的怀里,睫毛在颤动着,如初生羽翼般柔弱,腹部的血还未完全凝结,一朵朵血色之花绽放在白色的瓷砖之上,伸手,满是血腥的手,好想再摸摸他的脸,但自己现在那么脏,不能摸。轻唤一声,伸出的手垂落,泪,也顺着脸颊滑落。“”他抱着她怀中已经不能在虚弱的女子,“其实,我没有失忆。”她的声音越见越虚弱,他拼命的摇着头“姐,你不会有事的,你不会有事的!”她很想努力的笑笑,可是他做不出来,干瘪发白的嘴唇夹带着含糊不清的话语:“弟弟,如果,你不是我弟弟,该多好….”’

他好像又看到了那年望月山他们一起看到过的月亮,抬起头,却是笑了一声,说道:“姐姐,我们,去看月亮吧。”

他抱起她,只听虚弱的声音渐渐传来,“好啊,我好久…没有看过月亮了呢。”

一步一步走着,他抱着她,慢慢离开了山寨,格达山有一处悬崖,刚好看得到那月亮,走到了悬崖边上,他虚弱着说道:“姐姐,你看到月亮了么。”

她不发一言,但却点了点头。

“终于,看到了呢。”

他纵身一跳,从哪悬崖边上跳了下去……

“如果有来生,你还会当我弟弟么?”

“如果我还活着,从此以后我叫鬼潇潇……”